移动版

工大高新陷“内讧”:信披违规成导火索

发布时间:2018-03-15 07:14    来源媒体:中国网

近期工大高新中小股东与现任公司管理之间的矛盾走到台前。因信披违规事件引发中小股东不满而被提请改组董事会,不过中小股东两次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均遭到工大高新董事会的拒绝。陷入僵局后,工大高新忙筹划重组事宜而申请停牌,事件走向也变得扑朔迷离。

中小股东提案再被否

近期中小股东提议改组工大高新董事会在资本市场颇为引人关注,不过22名中小股东提议召开股东大会罢免部分董事职务一事再度被否,使得局面再次陷入僵局。

3月10日,工大高新发布的公告显示,在第八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上,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不同意部分股东提请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据工大高新介绍,公司分别于2018年2月28日通过邮件、3月2日通过快递方式收到22名中小股东(以下简称“提议股东”)发来的《关于提请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召开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通知》。从工大高新3月7日披露的公告获悉,提议股东提请的议案中包括罢免张大成、何显峰董事会董事职务等,并提请补选匡澜、姚永达、李踔、陈扬新和马军为非独立董事。

实际上,在今年2月7日,16名持股总数超过工大高新总股本10%的股东首次联合提请罢免及补选8名董事。2月12日,工大高新发布公告,称接到姚永发等3名董事的辞职申请,将于2月28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改选3名董事。2月14日,提议股东就抛出一份临时提案,继续要求罢免董事张大成及何显峰。时隔一周后,2月22日,工大高新发布公告称,提议股东们的临时提案因不符合相关规定被董事会否决,并随即宣布取消临时股东大会。

2月28日,持股总数超过10%的股东再次发起动议,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工大高新董事会5名董事。届时提请股东增加到了22名,不过,此次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仍旧未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信披违规成导火索

1月19日,工大高新发布一则收到黑龙江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公告。黑龙江省证监局指出工大高新存在信息披露违规情形,包括工大高新董事会未按照相关规定及时披露公司被申请仲裁及仲裁进展情况,未按照规定及时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参与融资融券业务情况。因信息披露违规,工大高新被黑龙江证监局要求立即停止上述违规行为,并要求该公司在2月10日前予以改正。

此外,1月31日工大高新发布2017年业绩预增公告中曾做出风险提示称,公司分公司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红博商贸城(以下简称“红博商贸城”)与黑龙江省七建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省七建”)因工程施工款项纠纷,2016年7月省七建向哈尔滨市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市仲裁委”)申请仲裁,红博商贸城未经公司授权与省七建就该事项达成和解协议,之后省七建撤回仲裁请求。

上述事件成为提议股东联合提请改组董事会诱因,提议的股东认为,上述行为中,工大高新现任董事会未对公司尽到勤勉尽责义务,严重损害了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利益。尤其是在红博商贸城相关仲裁过程中,工大高新分公司未经授权私自签订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和解协议导致上市公司2017年度亏损1.5亿元。

重组停牌应对

事情在经历数度波折后,陷入停滞状态。在目前没有取得令提议股东满意结果的情况下,工大高新忙重组停牌。

工大高新3月14日发布停牌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出售资产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工大高新透露,公司拟向香港盈科拓展集团有限公司出售公司部分资产。初步为公司所持有的哈尔滨红博广场有限公司100%股权、哈尔滨红博会展购物广场有限公司100%股权、哈尔滨红博物产经营有限公司64.22%股权,以及红博商贸城土地、房产、物业等相关资产等。

与此同时,工大高新还拟以支付现金及发行股份方式购买龙利得包装印刷股份有限公司股权,不过具体方案并未最终确定。一位投行人士表示,工大高新出售不良资产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中小股东处置低效资产的愿望,此举或意在解决缓解与中小股东之前的矛盾。上述投行人士进而表示,工大高新“内讧”博弈的背后,其实是董事会成员结构以及资产重组后新旧业务的矛盾。如果工大高新的公司治理结构长期僵局,对于公司的未来战略发展极其不利,影响公司整体经营效率。此次公司停牌是否为了缓和与中小股东的矛盾、工大高新未来如何发展受到市场关注。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以发采访函的形式对工大高新进行采访,截至记者发稿,工大高新方面并未予以回复。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刘凤茹

(责任编辑:张明江)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