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东北知名校企爆雷!'哈工大系'多只资管产品违约 上市公司工大高新遇'退市劫'

时间:2020-01-16 23:40    来源:金融界

国内又一知名校企暴雷,名下上市公司5万股东面临退市危机,多只资管计划违约牵连全国数百投资人……

多只资管计划暴雷

2018年以来,“哈工大系”涉多项资管计划违约。

仅目前公开可查的,2018年1月“新华富时资管哈工大集团资产管理系列计划”违约;2018年7月大业资管“阳明210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违约;2018年9月,“红博会展信托受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违约;2019年3月大业资管“阳明18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违约。

毫无例外,上述资管产品的底层资产全部指向“哈工大系”,即由哈尔滨工业大学实控的复杂资本网络,2018年“哈工大系”在资管计划集中违约后曝出流动性危机。(注:本文指哈工大集团即为哈尔滨工大集团有限公司,因历史原因从股权来看并无理论实控人,2014年审计后定调哈工大为哈工大集团实控人)

金融界注意到前述部分资管计划问题重重,募资时以投资高新产业为名但实际资金去向及用途不明,同时部分产品的发行方大业资管实际上是哈工大集团的子公司,更令产品乱象频发。

有“新华富时资管哈工大集团资产管理系列计划”的投资者向金融界提供了部分资料,其拟募集优先级资金5亿加哈工大集团劣后级资金2.5亿,在推介材料中资金用途明确表明为“补充哈工大集团流动资金,用于收购优质机器人资产”。

但事实如此吗?金融界拿到了该资管计划的合同,投资范围是“哈工大集团公司拟以增资形式取得的哈尔滨工大光电仪表有限公司的股权之收益权”,并没有具体的指向,与宣传材料中声明的内容区别明显。

2

有业内人士表示,合同内容仅约定了资金投向哈工大光电仪表有限公司,没有明确后续的具体用途,换言之这笔钱的实际使用范围取决于企业的决策,可以完全脱离宣传材料中标称的内容,“法院只认可合同,宣传材料如果存在问题最多算不合规,中介机构不会承担产品违约的责任。”

但广东法制盛邦律所李修蛟律师认为,如果资金用途和宣传材料中标称的不符,可能涉嫌集资诈骗,在资管项目中资金用途是核心内容。

据该资管计划的投资者透露,哈工大集团相关负责人曾当面表示没有机器人项目,资金已全部被用来偿还公司债务,并表示有对话录音但最终未向金融界提供。其提供的资料显示,2018年9月7.5亿元全部募集资金被从哈工大光电仪表有限公司转出,至今去向未知。

哈工大集团以商业概念作为“噱头”募资似乎并非个案,另一违约的“阳明18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被曝与人工智能、人脸识别、人造肉、自贸区等概念关联。究竟这些钱有没有被投往上述领域,还是仅以此为由募资还债呢?

有业内人士对金融界指出,新华富时的资管计划是典型的“明股实债”——即投资的是哈工大集团子公司股权对应的收益权,但实际上最终要由哈工大集团回购该资管计划的份额,等于是一种变相债务,但其又与债权存在实质区别,一但出现风险银行贷款等债权企业需优先偿还,而此类资管计划则靠后。

不过据投资者透露,经过当地金融管理局协调,哈工大集团的资产不会被用于优先银行债务。

目前投资者对于资管计划的管理方新华富时也颇为不满,其至今未召开投资人大会,在资管计划违约后对哈工大集团的司法起诉进度也未对投资者披露。新华富时方面对金融界的回复为“项目处在解决关键阶段,不方便对外披露信息”。

据悉目前新华富时对哈工大集团的起诉正在北京高院审理,但2018年10月11日开庭后迟迟未与宣判,已经超过了法定的一年零三个月期限。

如今“新华富时资管哈工大集团资产管理系列计划”违约已两年,投资者仅分两次拿到合计14%的本金。

真实负债成疑

哈工大集团的真实负债情况如何、能否兑付资管计划,是眼下投资者最关心的事情。

2018年9月即哈工大集团流动性危机全面爆发后,前述投资者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哈工大集团“自曝”总负债170余亿元。另据报道,哈工大集团对个人投资者的债务大概有15亿元,农民工工资20亿元,拟优先偿还。

3

而在宣传材料及尽调报告中,2015年时哈工大集团还是一家负债率仅为34.7%且现金流相当充裕的公司,在短短两年后却增加了一百多亿负债,其中的“故事”不得而知。

3

从财务数据来看,似乎哈工大集团的资产仍足以覆盖债务,但现状却是因无力清偿负债公司资产已遭到层层查封。据前述投资者称,2018年11月哈工大集团高层郭君巍曾亲口表示“负债情况复杂”。

在2018年11月12日,哈工大集团曾发布了《承诺函》,表示将处置北京哈特商务酒店、北京中国红街一号楼两处房产(前期评估约6亿元),优先偿还新华富时工大1号、2号资管计划(私募基金)投资人的投资,但却因为前期已被厦门银行等质押、查封无法变现。

1

去年12月11日,据称新华富时已再度申请法院查封哈尔滨机场高速公路对应的土地,但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该资产已被多家债权方14次申请冻结,并且已被列入“限高名单”,短时间内很难处置。

1

目前哈工大集团旗下对外投资的主体之一“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有着370条法律风险信息,2018年3月至今43次被限制消费、21次被强制执行、10次被列为失信公司,执行情况均为“全部未履行”。

此外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多家重要子公司包括黑龙江乳业集团等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1

眼下哈工大集团负债状况究竟如何?是否存在利用资管、信托产品为公司违规输血?何时能偿还投资者本息?都尚是未知数。

工大高新陷退市危局

“哈工大系”除哈工大集团外,另一主要实体为“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开发总公司”(下称“哈工大高总”),股权关系较明确由哈尔滨工业大学100%独资控股。

从天眼查可以看到,哈工大集团和哈工大高总之间有着大量的交叉债务,主要因哈工大高总为哈工大集团的大量债务进行了担保,因此需要承担的连带责任进行偿债。

但以现状来看,哈工大高总似乎同样已经失去偿债能力,其自身近期有115条法律风险,2017年4月至今11次被限制消费、5次被列为失信公司、3次被强制执行,执行情况也均为“全部未履行”,其中部分民间借贷案件涉及过亿元。

据悉,哈工大高总同时还是A股上市公司工大高新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17.18%,2018年 5月3日因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更名为*ST工新(600701)。

1

尽管控股股东自身债务及与关联方的交叉债务如此严重,但从以往的公告来看工大高新却未对此进行过详细披露,市场仍不知晓其整体负债规模,这实际上存在着重大风险。有业内人士认为,工大高新应全面披露控股股东目前的负债状况,以及对上市公司可能造成的影响,并提示存在的风险。

即便哈工大高总作为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并不高,仍未能阻止其把手伸进上市公司口袋。2018年工大高新曾披露遭控股股东占用资金近10亿元。今年1月9日的最新公告中,资金占用余额为 7.78 亿元,哈工大高总及哈工大集团违规担保余额为32.52亿元。

现金流被抽干的工大高新2018年一把亏掉36.83亿元,远超上市二十多年的盈利总和。在最新公布的去年三季报中,其不但再度亏损5亿元,而且净资产仅为-5.38亿元,如果年报净资产依旧为负将面临退市危险。

为挽回败局,去年4月哈尔滨工业大学曾承诺注入优质资产给哈工大高总,再由哈工大高总注入上市公司,但至今却未能成行。

不但如此,去年12月25日工大高新公告《控股股东延期履行承诺》,因控股股东哈工大高总债务问题未解决,实控人哈工大在注入资产后可能被强制执行,将承诺延期。

从措辞来看该公告似乎有两个意味:1、几乎坐实工大高新即将因净资产为负暂停上市,公告发出后股价一度连续跌停;2、哈工大作为哈工大高总及哈工大集团的实控人,更愿意用优质资产为上市公司“保壳”,而对公司名下的债务并无太多解决意愿。

国有校企近两年的确频频爆雷,不过“北大系”很快便获得了国资救场,而“哈工大系”两年已过却还没等来自己的“白衣骑士”,5万股东该何去何从?资管、信托的投资者该何去何从?

有分析认为,“哈工大系”实际的经营范畴早已超越校企的概念,也非校方可以完全掌控的资产,其性质或更接近于城投公司已成为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接盘”过一些负债累累的烂尾项目和国企。